扎克-拉文将今日的成就归功于父亲严厉的爱

扎克-拉文的父亲保罗-拉文在拉文很小的时候就注意到儿子的特别之处。最近,萨姆-史密斯为我们详细介绍了拉文的成长经历是如何为他的明星之路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虽然扎克-拉文并不是周六晚上NBA全明星周末最受欢迎的那个,但是在NBA三分球大赛中,拉文一定是为其最下功夫的那一个。只有公牛队内的首席得分手为三分大赛日复一日地训练,但是这只是拉文从四年级就开始进行的终生训练计划的一小部分,从小拉文就身处一个同工同酬、充满关爱的家庭环境中,这使他最终走向了一条精英之路。

他在周日的比赛项目中没有大放异彩,但这似乎只是一名球星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雏形,他也许注定会在篮球世界里绽放出他的绚烂光芒。

拉文是两届NBA扣篮大赛的冠军,他的目标是在全明星周末先参加两项娱乐赛事后再参加全明星正赛,这似乎看起来是顺理成章的事。但是不幸的是,最终,他只参加了三分大赛。

本周早些时候,拉文回忆说:“我爸爸在我小的时候会在西雅图的慈善折扣商店买一些便宜的游泳圈,就是那种上面带着小鱼图案的塑料游泳圈,然后他会收集一些不同类型的球,比如篮球、足球,于是我就有了五六十个这样的球,他把这些游泳圈固定在我家后院的墙上,让我不断地练习投篮,所有的这一切只是想让我尽早地接触篮球罢了。我就像参加比赛一样,一个接一个地朝游泳圈投篮。打从我爸爸工作那年开始,我就能连续50次将球投入游泳圈中,投完之后,我就会把球捡起来再投50次。从三四年级开始,我每天都这么做。”

拉文笑着回忆起自己小时候对比赛的执着,保持这种执着并不是很容易,但拉文在日复一日的练习中并没有沦为像机器人那般机械,拉文虽受其影响,但始终牢牢地把握住自己的方向盘。

“在二年级时,他就去公园为了钱与六年级的学生打比赛。他回家的时候会为了今天挣到10美元而自豪。他经常与比自己高出两个年级,三个年级,四个年级的孩子们打比赛。”

我们坐在球队酒店的休息室内,拉文穿着一件他经常穿的破洞牛仔裤(我相信他能买得起更贵的)和一件贴身的开领短袖。他点了一杯果汁,从外形上看,他身材健壮但不失美感,他那剪得很短的胡子很好的填补了下颚的空白,勾勒出他那灿烂而又热情的微笑,配合着卷曲的棕发,丝毫没有球星的架子,显得那么平易近人,谦虚而有魅力。他的职业生涯从婴儿床时期一步步走来,最终成为业余爱好与命运的结合体,即便他现在已足够成功,但拉文从来没有降低对自己的标准。

“虽然我已梦想成真,但我仍然有梦要做,”拉文说,“我知道我总有一天会有心无力,我会老去会死亡。所以我在每一场比赛中全力以赴并享受其中。比如当我们在唱国歌的时候,我会环顾左右,看到孩子们穿着我的球衣,喊着你的名字。你和20000名观众并肩作战,但我知道这不会永远如此,趁我现在还年轻,我要去欣赏比赛并享受它。这就是这项运动的美妙之处。”

所以,自幼时起,拉文在投篮,投篮,投篮之后,都会坐下来记录一天的成绩。有多少球是从中距离出手?远投呢?罚球呢?从多远的距离投出?15英尺?18英尺?25英尺?从什么角度?

“到了大四的时候,我已经有整整三本笔记本记满了我的投篮记录,我随时都会回顾这些东西,很酷。我父亲对我的影响最大,我做这些功课很大部分是由于他的原因。当我只有四五岁时,他就开始为我制定投篮计划,我知道听起来很疯狂,但他从我小时候就想把我培养成职业球员。我有时候会在车里接受他的采访,我那时正在一个小联盟里打比赛,他就会在车里采访我,让我对着麦克风作答。‘你今天看起来状态并不好,扎克,出了什么问题?’通过这样的方式我就可以找到自身缺点,为比赛做好准备了。当我在三四年级时,我会在赛前进行投篮热身,就像现在我们在比赛前做得那样,从那时起我就在做着和职业球员同样的事情。比赛结束之后,我同样也会进行投篮加练,但这对我来说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喜欢这样做。我觉得这很正常,因为每名职业球员都是这样的。”

“爸爸看到了我的能力和动力,”拉文说。“我在高中从来没排进全美前100,我也从来不是学校里的新星。我一点一点地进步,尽管之前我不得不打一段时间的控球后卫,但是我一直有动力去继续进步。”

“我并不想说我很保守,但是事实上在我成长过程中我并没有许多朋友,”拉文解释道。“我不经常在外面过夜,不经常参加聚会,到目前为止我只谈了一个女朋友,亨特。高中三年级时我们两个相识并相恋至今。篮球一直是我生活的全部,我享受在篮球上进步的过程,如今,我看着那时种下的种子现在已经硕果遍布,这真是一件令人惬意的事。”

保罗-拉文从来没想过他自己可以成为一名球星塑造家。当然,在他年轻时,他也从事过一些体育活动,他参加过一些职业足球赛事,比如美国足球联盟和橄榄球联盟的选拔赛,其中包括1987年因停摆在加拿大进行的那个赛季。最终,他由于在一场奥克兰突袭者的选拔赛中受伤而不得不终止体育生涯。他年轻的时候诸事不顺,虽然他不总是为自己做得事情感到骄傲,但庆幸的时,他并没有做一些比犯罪更不堪的事。他的父母离世后,保罗大部分时间都是无人监管的,他从没有努力太多,当然也没有过分放纵。他本可以在年轻时做得更多,这点让人遗憾,他在做建筑工作时曾想让自己的孩子们也从事他的工作,但是之后,他开始发现小拉文有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保罗说:“他大约六个月时就会走路了,做一些同龄儿童还不会做的事情。我会带他去公园,让他玩单杠游戏,他在四五岁时就可以保持30秒左右。我打垒球那会儿(职业联赛时期),有个人的球衣上印有一支棒球棍,扎克就想从图案上抓着那支球棒挥舞。我那时就在想,‘这孩子不一般。’二年级的时候,他就常去公园为了钱和那些高年级孩子打比赛,他回家时会为了自己赚到了10美元而骄傲不已。他做的事情总是要比同龄人早2,3,4年。”

虽然保罗在犹他州在职业棒球队中都是一名肌肉发达的后卫,但是他在高水平联赛中也是一名出色的垒球运动员。无论从什么角度讲,拉文似乎都应该追随父亲的脚步,成为一名出色的棒球运动员,保罗起初也是这样想的,最起码拉文应该可以拿到大学的奖学金。家里并不穷,但是保罗和妻子C.J.都得出去工作,C.J.有时还需要打两份工,拉文向他们承诺过,自己会留在北美大学联盟的赛事中,让他们得到一份满意的圣诞礼物。“体育运动拯救了我,使我远离了那些坏东西,”保罗说,“体育运动和奖学金使我远离了我出生地的那些坏邻居。我们和扎克生活在西雅图郊区,所以情况比我小时候要好得多。首先是关于奖学金的问题,我告诉他我们会让你上大学的,但是在你进入大学后,你就得自谋生路了。”

“我一直告诉他要勇于追逐梦想,”保罗说,“他也是这么做的。我记得他四年级时,有一次在学校上生涯规划课,老师问他将来想从事什么职业。他说他想成为一名NBA球星,但是老师却让他写一点别的更现实的东西。扎克回到家里说,老师想让他成为一名警察或者消防员。我和我的妻子赶到学校对老师强调那是我儿子的梦想,所以最好别把它搞砸了;那是他梦想的职业。”

保罗的信念一直不曾改变:追求你的梦想,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努力就会有回报。即便最终没有结果,也没必要灰心丧气,因为你曾为之拼搏过。当拉文在2014年被森林狼以首轮13顺位选中时,拉文的妈妈,在拉文衣服内衬中缝了这么一句话:“我没有说这很容易,我只想说这一切都很值得。”

迈克尔-乔丹主演的《空中大灌篮》成为了拉文运动生涯选择的转折点,尽管他直到九年级才开始投入篮球运动。保罗告诉他在运动领域最好专心于一种运动,对拉文来说这种运动就是篮球。《空中大灌篮》是在1996年底上映的,当拉文第一次看到这部影片时,他面前的疑问全部荡然无存了。小拉文反复地观看这部电影,直到录像机的磁带用完为止。保罗为拉文挑选了迈克尔-乔丹和科比-布莱恩特的录像带供其观看,这两位球员也是拉文的偶像,以及,拉文还曾对着一卷脚踝终结者的录像带没完没了地模仿着。拉文在进行大小比赛时都做常规训练,但是有时也做一些特别的训练。保罗的的橄榄球生涯中有速度训练和爆发力训练,这些对拉文来说都是非常规训练。训练,重复,以此产生肌肉记忆。上学之前进行一次晨跑,放学后进行250-300次投篮训练,然后进行控球训练,最后像职业棒球手一样进行体能恢复,如此每日反复训练。

“他想去那样做,”保罗说,“我从来没有告诉他你必须出去训练;这都是他自愿去做的。我很担心马林诺维奇的例子会不会发生在他身上(父母使孩子承受过大压力而导致其疲惫和失败)。我对扎克其实一直是有一点苛刻的,这点我和我的妻子谈过,我必须让他知道他做错了什么,甚至有时不惜用一种严厉的方式。”

“首先你必须诚实地指出他们到底哪里做错了。我只为扎克欢呼过一次,”保罗说,“那是他第二次参加扣篮大赛,当他完成一个胯下扣篮动作时。我见过他练习这个动作,那时他总是错过最佳扣篮时机。所以当他顺利完成这个动作时,我跳了起来,周围的人都看着我说,‘你不高兴吗?’我从来不想让他知道他比原来更好,在他高中的比赛中,我总是坐在他们学校球队对面,这样我就能听到别人是怎样批评扎克的,然后我们就一起为之努力。扎克说过他可以得到50分,但是他的父亲会找到一些错误的地方。我告诉他他做得不错,但是我们得做一些其他事情,当他再大一点,他就明白,我比他的教练还要懂他。”

这是爱,不是儿戏。这不是父亲陪着儿子在玩捉迷藏,像《梦幻之地》那样演奏音乐。这是很严肃的一件事。

“还记得锡伯杜第一次来明尼苏达的时候吗,”保罗问道。“记得扎克说了什么吗?他说,‘我跟我父亲商量过。锡伯杜和我父亲关系不好。’但是每个夜晚,在他睡觉之前,我都会确保他是否想让我在这里打球。而且我每晚也会向他说我爱他。”

扎克在职业之外的生活就是他的家庭,两个姐姐和一对朋友,他的父母,一个堂姐和一些跟他父亲关系不错的朋友。赛季结束后,他们通常都会去加勒比海的某个地方旅游。“我就像是个大孩子,”扎克说,“我喜欢滑水和玩电子游戏。父亲和我一起玩游戏,母亲和我的女朋友则一起出去购物。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当这位6英尺5英寸的后卫与公牛签下一份大合同时,扎克认为这就是该回报父母的时刻了。他们可以在任何他们想住的地方买一套房子,无论是在佛罗里达还是在加利福尼亚,但是保罗选择了西雅图北部斯诺霍米什的一块7英亩土地,扎克对此很困惑,这可是从所有的地方选择啊,但是保罗设想的是把这里建造成一个具有足球和篮球设施的训练中心,可以从事一些类似彩弹游戏的娱乐活动,同时包括训练馆和健身房在内的综合训练娱乐中心,这样的话每年扎克都可以回到父母那里过夏天。

“他只想和家人在一起,”保罗笑着说,“我不太理解。他和他未来的妻子出去吃饭时候经常说,‘爸爸,我们一起去吧,爸爸,我们一起看电影吧。’”

保罗没有父亲陪着他,所以他愿意陪着自己的孩子。保罗辞掉了他的建筑工作,因为如果工作他就没有办法过多地在家里陪着扎克。他放弃了打垒球,开始经营快递业务。在休赛期,扎克会和他一起奔波在西雅图。

“这些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扎克回忆道。“在车里我们谈论篮球,谈论当我老去后我想做什么。听一些说唱音乐。我爸爸会对我唱一些说唱歌曲,我也会试着唱一唱。那真有趣,真的很有趣。”

“有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扎克,你想过来玩玩吗?扎克,你想去参加派对吗?’我从来都不喜欢这些东西,”拉文说,“我对我自己所做的感到很满意。”

“我会一直爱我的父亲,但是我并不是说成长是一件容易的事。比赛过后他会发现我的可取之处。我一直用我父亲的那套方法训练,这也是我在比赛中对抗不落下风的理由,”扎克说。“没有一个教练能让我情绪崩溃,因为我从三年级就开始用我父亲口中的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来训练我自己,但我从来没有精疲力竭过,我很喜欢那种训练。我会叫他跟我一起去,‘嘿,我们一起去击球吧,’于是我们一起击了200次棒球。不是他逼我,而是我想这样做,他一天工作九个小时候,有时候就不能跟我一起训练了,但是他一直用眼神关爱着我,这点我从很小就知道了。我不会说我们没有过争吵,但是我知道他是为我好,一觉醒来我们又和好如初。我爸爸总是说人们会质疑你,会批评你,但是你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

“我将继续努力弥补我在篮球方面的不足,因为这就是我成长的方式。我想成为一名有竞争力的球员,一名全明星,一名纯粹的NBA球员。我想成为一名伟大的球员。”

扎克承认上学对他来说很困难。“这可能不是一种理想的方式,但是我知道想要继续打篮球就必须得取得好成绩。我得参加四五次SAT考试,我很擅长阅读和写作,可是我对数学却一窍不通。我在数学考试上用了四五次机会才拿到合适的分数,之后我才去了UCLA。我高中时的学习绩点是2.8,但大学时我拿到了3.0,我已经习惯如此了,我的注意力全都在篮球上。”

扎克来自西雅图南部郊区,即使扎克获得过一次州篮球先生的称号,但他在全国范围内也被忽视了。不是麦当劳全美最佳高中生,高中时髋关节骨折后勉强进入全美大学排名前50,UCLA的第六人,作为职业球员,你知道,他只是个扣将,不会防守,而且是个自私的得分手,不是球队的头号人物,这些负面评价扎克都听过,但是他选择了继续进步,每个赛季都在提升自己的比赛和得分,这就是精英球员的标志。在他受伤归来之后他能表现得更好吗?尽管受过前十字韧带撕裂的大伤,但是自从他进入联盟,他的得分由新秀赛季的场均10.1分暴增至现在的25.3分,他已经是这个联盟最佳球员之一了。

“我清楚我是谁,并且我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中去,所以我不用担心别人说什么。我又不是为他们努力。我这样做是为我的家人不必再去干那些脏活累活,为我孩子的孩子,”拉文说,“为我自己,我喜欢篮球,很明显,大家都喜欢个人荣誉,但我想要个人和团队两者兼得,因为我知道这一切是密不可分的。我被忽视过,但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教训,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和感受。”

“重要的是它不会阻止我出去做我想做的事,”拉文说,“你要么屈服于别人的判断,要么展示你自己的个性,你能做什么。每次上场我都知道自己是谁。我将继续努力弥补我在篮球方面的不足,因为这就是我成长的方式,我想成为一名有竞争力的球员,一名全明星,一名纯粹的NBA球员。我想成为伟大的球员。其他人的判断和意见不会阻止我的进步。”

拉文似乎已经进入联盟很久了,这是他的第六个赛季,他因为伤病几乎错失了两年的比赛,但是好在他现在只有24岁,他几乎在比赛的各个方面都有着长足的进步。

“我一直在努力实现我的梦想,”拉文说,“我膝盖受了伤,比赛不能打。随后我来到芝加哥,在这里我有机会成为当家球星,当机会来临时,你必须抓住它。我觉得我每一年都在进步,变得更好,我会继续这样努力下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